引子

那一年出生在台灣屏東一個平凡的鄉間大家庭,童年沒有洋娃娃,也沒有玩具。最大的樂趣是放肆在三合院的前院裡與一群群的孩子踢毽子、玩捉迷藏……總是在筋疲力盡才拖著汗流浹背的步伐很不情願地尾隨媽媽的藤條回家。

喜歡沿著屋前的斜坡往下走,穿過爺爺的農舍及刺鼻的豬舍,因為是習慣也不覺得那是臭,倒是有一股親切,連豬群也都十分熟悉咱家的面孔。或許它們已將我們視為親人。

兩旁的果樹、龍眼樹是我們往河邊的必經之地。雖然沒有娃娃可玩,但是我們擁有無限的大地。河邊的竹林隨著微風輕柔地搖晃著,潺潺的小溪安靜的流動著,這是我童年的樂園,美的像首詩,伴著不識愁滋味的兒時歡樂時光……打著赤腳來回奔跑嬉戲在小河裡。衣服、頭髮都濕亂了,索性的就脫下衣服在水裡消磨了大半天,知道肚子餓了,感覺上是該回家的時候,否則又得挨藤條,才心不甘情不願地踏上歸程。

童年就這樣在朦朧中不知不覺地長大了,記憶時而模糊時而清晰的在腦海中旋繞著。大家庭的老么不是想像中的嬌寵,挨罵挨打的次數也數不清,而為何受處罰也不是很清楚。總之也不重要了,只是多年來移居海外,每逢佳節倍思親的鄉愁並不因距離、環境及年紀的增長而減少,相對的是更加的濃郁。兒時的無邪總會勾起心中無言的悸動,想念兒時的純真,想念姐姐們美麗善良的臉龐,想念爸媽……

家鄉就在海的另一端,那兒有我成長的哭與笑,有我的家人,而今父母也走完了他們的人生之旅。無論再如何的摯愛畢竟只是人生的過客,即使希冀父母們能長命百歲,但終須一別。有時候會自問,爸媽都走了,原來的家是否會像斷了線的風箏,各自漂渺相忘於滾滾紅塵了。

什麼是愛?什麼是親情?隨著歲月我們都有自己的家庭,自己的天空,噓寒問暖自然的減少了。還關懷對方嗎?

是的,我愛我的家人,無論環境如何的變遷,我依然摯愛著。

小時候生活條件不盡允許,除了該接受學校的教育外,也無能分辨究竟人生的方向在哪兒?沒有人會告訴你。

羨慕鄰居的孩子常有新衣穿,能學畫、學鋼琴及舞蹈。有天陪著同年生的侄女上鋼琴課,未料不得其門而入,只能佇立在屋外的窗邊帶著渴望、沒有尊嚴好奇的注視著每一個鍵盤的跳動,清脆的琴聲,每一根彈指,對我而言都是一個震撼!於是慢慢的我領悟到這個世界是殘酷無情的,有錢的孩子坐在鋼琴前面還可任性一番,窮苦的孩子只能被趕出去,站在窗外伸長脖子!

鄉下的孩子,不知什麼是藝術?什麼是選擇?因為你沒有權利選擇。環境好的家庭,父母會盡可能地栽培自己的子女,而家庭辛苦的我們,是靠著心智的早熟及因過分自卑而造成的極度優越感來奮鬥,來啟發自己與生俱有而未開發的潛力。

於是我知道當我跌倒時必須自己爬起來,當我掉淚時也必須自己擦拭眼淚。即使跌倒,如何跌得有尊嚴?如何勇敢地走出困境?就因是鄉下的孩子,也就多了些韌性。

不覺中發現到原來自己是尚有潛力的藝術人,或許上天憐憫我一路的跌跌撞撞,於是補償我的努力與毅力,即使處在無常中,依然有創作的泉思。

此番的展覽只想呈現這些日子的點點滴滴,畫作是我的思想,也是我的生命,一筆一畫我當它是修行。

玉庭 合十, 2011  寫在畫展前夕

A Showcase of Her Passion for Arts